http://www.scshicai.com

李银河:女性独立与男女平等

  今天我来给大家讲一讲女性独立与男女平等的话题。我会讲到历史上女性独立的发展过程,会涉及一些妇女运动先驱人物及她们的故事,还会结合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讲一讲女性要想保持独立,应该怎么做。

  世界上所有的传统社会都是男权社会,中国传统时代的女德是三从四德,中国的女性独立运动是 19 世纪末才开始出现的。

  当时康有为、梁启超这些维新人士,已经自觉地把女性的解放看成是维新变法的一个组成部分。

  到了辛亥革命以后,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也开始提出女性解放的问题,就是禁缠足、兴女学、办女报,让女性从家庭走向社会。这是中国妇女运动的序幕。

  历史上有一段佳话,就是廖仲恺的父亲有一次到国外去,经历了旅美华侨遭受的歧视,感觉到小脚女人是中国的耻辱,然后他就留下了一个遗言,我的儿子必须讨个大脚的女人做媳妇。

  可是那个时代不缠足的大家闺秀是非常难找的。结果当时正好有一位何香凝,她就是一位有天足的新女性,她和廖仲恺结合之后,人们把他们的结合叫作“天足缘”,他们是因为天足结的缘,留下了这段佳话。

  清政府被推翻以后,天足运动快速发展。1912 年 3 月,当时的临时大总统孙中山颁发了禁止缠足的政令。虽然政局多变,但是反对缠足的运动从来没有停止过。

  民国之初,孙中山提出占中国总人口一半的女子的教育一直是被忽视的。他的原话是:“直至清末,女子识字者百中无一。”就是一百个女人中连一个认字的都找不到。他指示教育部规定初等小学鼓励女孩上学,大力发展女子教育。辛亥革命爆发九年之后,中国才终于实现了大中小学生的全面男女同校。

  中国女权运动的首创者之一就是秋瑾。她当时创办了《中国女报》。我认为秋瑾是中国第一位现代女性,因为她是中国最早提出男女平等的女人之一。她主张妇女解放,带着学生骑马,有的时候着男装,这些都不是那个年代的女性会做的事。

  章太炎的夫人,上海务本女校校花汤国梨,就是女子北伐队的成员,她在二十三岁时谢绝媒妁,独闯上海求学,又在上海组织了女子北伐队,还参与创办了神州女校和《神州女报》。汤国梨最早发出了女性参政的呼声。

  当时女子参政运动的激烈程度不难想象。激进人物沈佩贞竟然鼓吹女子参政目的一日不达,未结婚的女子十年内不得与男子结婚。这样的口号当然是非常激烈、非常极端的。

  1912 年 8 月,另一位激进女性唐群英为了争取女性的参政权,一怒之下竟然打了革命党领袖之一宋教仁一记耳光。这些都是妇女争取解放、平等权利的先锋们的传奇故事。

  在我看来,中国真正实现男女平等,中国妇女真正的解放,还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

  从 20 世纪 50 年代开始,所有的妇女都参加了社会生产劳动,有了独立的收入,这才是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男女平等运动的开始,从此开启了女性平权运动崭新的一页。

  前不久,美国《财富》杂志公布了最有影响力的商界女性,上榜的五十名女性当中,十四名来自中国,这是相当惊人和了不起的。特别是在中小企业当中,女性领导人纷纷涌现。这表明,半个世纪以来中国女性追求的男女平等事业的目标正在逐步实现,我们可以看到在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女性从业者和成功者的比例也在逐步接近男性,这些都是令人感到欢欣鼓舞的。

  这不仅是因为女性特别地勤奋努力,还有一个有利于女性发展的时代特征,当今世界已经从比拼体力的时代转化到脑力劳动时代。尽管女性与男性相比,在体力上还是处于下风,但是在脑力上就不一定了。女性可以发挥出自己的优势,缔造社会结构中两性关系的新格局。

  整体看来,虽然女性在经济领域中取得了一些进步,但是在参政方面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例如在人大代表中,女性比例一直是大大低于男性的。六七十年来始终保持在 20% 上下,而且还是在保障配额的情况下。一旦撒开了选,没有保护性名额,可能会下降到20%以下。现在,全国妇联提出要争取30%的配额。

  男女要真正实现平等,应当是在政治、经济、文化各个领域都与男性取得平等的地位。

  根据一套测评妇女地位的指标评估,我国在 100 多个国家中排在第 28 位。主要的度量指标有四个:

  女性在议会席位、行政管理和总收入中所占比例这三项的世界先进水平都在 40% 以上,而专业技术人员比例这一项的世界最高水平为 64%。

  相比之下,我国在女性专业技术人员比例(45%)和女性收入占总收入比例(38%)这两项上,接近世界先进水平;在女性议会席位比例(21%)这一指标上处于中等水平;最差的是女性行政管理人员比例(不到 12%)。

  中国的男女平等事业应当说已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是用得上革命领袖孙中山的一句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让我们中国的女性与男性携起手来,继续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男女平等的事业在中国尤其重要,原因还在于我国曾经是一个最传统、最典型、发展时间最长、发展程度最高的男权制(父权制)国家。中国女性的解放因此在世界上备受瞩目。

  因为我们的进步不仅具有改善自身处境的意义,还对全世界的妇女具有榜样的意义,它向全世界妇女表明,在一个男女曾经最不平等的国度,经过努力,男女平等事业能够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本书是李银河四十年来婚姻、家庭与性研究领域的集大成之作,是作者对毕生的研究积累和感悟做的一次系统的总结。

  书中透彻地探讨了爱情与性、择偶标准、婚外情、性少数群体、生育观念、性教育、女性独立等话题。从柏拉图之恋到更加多元化的性取向,从个人愿望与习俗规范之间的冲突,到感情的流动性和婚姻的固定性之间的紧张关系,作者通过讲述中外婚姻制度、爱情观念、性观念变迁的来龙去脉和变化趋势,一窥世界上不同文化的情爱方式,拓宽了看待两性关系的视野,并且对于当今中国人所面临的婚姻、爱情与性的现实困境,以及相关的社会热点问题,做了极为详细的观察和解读。

  这里没有艰涩的学术理论,这里有很多有趣的个案,以及作者传奇的爱情经历,帮助你破解现实中的困惑,更透彻地了解爱情和两性问题,走出认识误区,突破人生格局,获得更加幸福的人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女性与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