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cshicai.com

2020-0

  “因为亲手杀掉了自己最爱的人,生死不容,天人永隔,所以憎恨,憎恨所有的一切,包括你自己……”

  “是不是想要毁灭,想要发泄,想要毁灭慕容山庄,毁灭所有的参与者,想要这个世界为你们的爱情陪葬,是不是?”

  林九州静静的睁开眼睛,入眼是朦胧、晦涩难辨的床顶,金缕花的奢华充满了厚重的历史感,光源来自远处轻轻摇曳的烛光,分外不真实。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似乎某一刻听到过周培若的呼喊,又似乎没有,他不记得,他很累很累,从未这样疲惫过,那个人的死成全了最后的复仇,是的,他赢了,自己活着生不如死。

  他不想醒来,一点都不想,但是那个苍老的声音并不愿意放过他,他唤醒了自己。

  背对着烛光他看不大清楚,只是隐隐有个轮廓,但是下一秒,泪水蓄满了他的眼眶。

  “唉,看到你这样,真不知道我们的做法是不是错误,或许,是我们自私了吧,孩子,辛苦了。”

  他这才看清老人的装扮,军绿色的长款大衣里面是灰格子毛衣,洗得发白的裤子下露出一双看不清眼色的布鞋,老人白发须眉,和北京四合院那些喜欢坐在门口下象棋的老人没有什么不同。

  老人侧了侧身子让自己坐得舒服一些,以往浑浊的目光现在看来睿智有神,却让林九州感觉有点陌生。

  林九州一愣,意识渐渐回归,刚刚的脆弱和再见亲人的激动逐渐消散,这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还有左耳上的银色耳钉,是他亲手交给自己这颗把他带到这里、从而遇上楚轻寒的银色耳钉……

  太多的问题堵在胸口,棉絮一样满满当当无法宣泄,但是最终,他毫无血色的嘴唇轻轻蠕动,问出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问题:

  “……是不是很愤怒,因为亲手杀掉了自己最爱的人,所以有了憎恨,憎恨所有的一切。是不是想毁灭,毁灭所有的参与者,想要这个世界为你们的爱情陪葬,是不是?”

  林九州摇头,泪腺又有了泛酸的感觉,他没有失去理智,他很清醒,只是需要时间,他会继续当他的王,会好好对待他的子民,他不会残害无辜,他只是需要一点点时间,一点点恢复的时间,还有一点点想念的时间……

  晏老头波澜不惊的目光在看到他的动作后变得柔和起来,这种柔和一点点扩散,渐渐化作心痛,他低叹一声,似乎在平复心情,半响才说道:“九州,我知道你难受,睁开眼睛吧,给你看些东西,一些——真相。”

  林九州放下手,深呼吸一口,有些迷茫的看过去,那双原本如湖水一般深邃的眼眸再也不复昔日的光彩,那么空洞,就像毫无生机的木偶,失去了生命的痕迹。

  等他坐好,晏老头左手一挥,只见眼前一米宽的地方泛出些许微光,接着平静的空气如煮沸的水一样开始蠕动,一点点沸腾,最后终于像幻灯片一般,闪现出一个个彩色的画面来。

  ——阴暗的山洞,地上横卧的尸体,鲜血斑斓,晦涩难明,还有相持而立的两个人。

  一个穿着有些破损的黑色金丝玄衣,黑发如墨,耳后带着一颗闪亮的银色耳钉,身材挺拔英武。

  另外一个着白衣,丝绸一般的长发披散开来,五官精致绝伦,肤如凝脂,有着蛊惑人心的美貌。

  林九州仰起头,呆呆注视着画面中的白衣人,忘记了说话,忘记了呼吸,近乎贪婪的凝视,一刻也不愿放过。

  下一刻,画面再次扭曲,仿佛时光倒退,熟悉的紫衣人、穿着盔甲的中年汉子,宝蓝衣的慕仟尘,还有昔日的属下张显,一个个由模糊变得清晰起来。

  然后是无声的争吵、打斗,曾经经历过的一幕幕再次活生生展现在自己眼前,虽然没有声音,但是林九州依旧感觉那窒息般疼痛渐渐蔓延。

  一直到最后,楚轻寒高高举起了手里的枯枝,而自己以为是慕仟尘所做的反击,当林九州眼睁睁看着自己把银色匕首送入那人体内,他终于忍不住别过了脑袋。

  心痛难耐,一次次残忍的碾过,为什么?空洞的的眼眸瞅着晏老头,晏老头却没有看他,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那人熟悉的声音——

  “……本来很想你死,但是现在,我找到一个比杀死你更加让你痛苦的事情了。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林九州僵硬的抬起头,一直无声的影片猛地响起那人声音,心脏紧缩,然后他听到了自己的回答——

  林九州痛苦的看着,下意识捂住心口,他知道他会说什么,但是现在,哪怕知道他说完之后会再次在自己面前死去,他依旧把目光转到了那人苍白的脸上。

  ——“没有,我从未爱过你,也永远永远不会爱上你,哪怕世界毁灭,我也绝不会爱上你!”

  快速的转头,他迷茫的看着晏老头,期望得到回答,而同时,他听到自己那冷酷决绝的声音:

  转向画面,白衣男人已死去,脸上是决不妥协、是大仇得报的讥诮,而画面里的自己,目光幽深绝望,笑得一脸残酷……

  “继续看,等你看完我会告诉你,全部告诉你。”晏老头泯灭在昏暗的烛光里,平静无波的声音淡淡吐出。

  他看着“自己”穿着威武的银色战甲,手拿大刀,带领着同样全副武装的士兵们冲入了某座小城,看着某个偌大的庄园在自己带领下灰飞烟灭,到处都是鲜血和断肢,妇女,老人,小孩,无一活口的全灭。

  接着是高高的邢台,数以万计的囚犯,一批批被押送上绞架,一个个人头落地,而自己端坐在最上方,一脸冷漠……

  再然后是早就泯灭的钟离国,旧址在现齐国境内,自己大兵压上,疯狂屠城,哪怕是投降者也一律格杀。

  最后是触目惊心的立私权、禁文书、酷刑法、建华宫,加重百姓徭役等,全国上下民不聊生。

  画面充斥着鲜血、绝望、冷漠,依旧无声,但正是这无声给人一种格外惨烈、悲壮的感觉,说是人间地狱也毫不为过。

  “大概有。”林九州答,穿越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都会发生,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晏老头轻轻点头,目光变得飘忽起来:“这个世界是有神仙的,一切要从这里开始说起。”

  “那一年爆发了神魔大战,所有仙人和妖魔死绝,唯一活下来的只有三个——我,还有你父母……”

  “我是魔,你父母是仙,当时他们追杀我到世界的尽头——莲池,却不想因此保住了一命。我和你父母冰释前嫌,一起在莲池生活了下来……”

  “以为时间终究会埋葬一切,尘世也会慢慢从那场大战中平复,人类是最健忘的不是么。却不料因为那场大战,导致了空间紊乱,这个世界崩裂成两条平行线,活下来的人类也一分为二,分别生活在两个不同的空间,他们自己没有感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就演变成现在这样,也就是我们所在的那个现代都市,以及现在的轩辕国。多年来也一直相安无事,直到……”

  叹息一声,晏老头收回目光继续说道:“其实这个世界比你那个世界要早十年,毕竟千年过去,有些位移的很正常的,打个比方,这个世界的你其实已经36岁,而在我们原来那个时间,你才26……”

  说到这里,林九州有些困惑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轩辕王是我的分身?那所有人都有一个分身么?也太奇怪了吧,环境不同,生死应该也不同……”

  晏老头看他一下就抓住重点,半响之后才摇头说道:“你不一样,你和他们不一样……”

  “……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楚轻寒被轩辕亲手杀死以后,轩辕受不了打击,最后发生了你刚刚看到的那些事情……那其实才是真正的历史……”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一股悲伤的情绪开始蔓延开,林九州心里忽然有种不妙的情绪,果然,他说:“虽然这是他自己做的孽,但我们不能不管,我老了,魔力渐微,于是你父母用尽最后法力让时光倒退十年,回到他们初遇之时,最后用灵魂炼化成那颗耳钉,作为牵引,带着这个你的灵魂回到那个时候,因为只有你的灵魂才能和他契合,只希望可以改变历史……”

  顿了顿,他轻轻笑了起来:“你看,你父母牺牲是有价值的,虽然很多事情依旧发生了,楚轻寒依旧背叛了你,但是最后他说爱过你,也化解了你的戾气,其实,这是值得的……”

  “事实并没改变,虽然楚轻寒到死都恨着你,但是有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所以最后他放过了自己,也放过了你……”

  说到这里,晏老头眼中忽然有了强烈的情绪,不再是那种超然物外、讲故事的心态,他直白的表现出一种崇敬、怨恨、怀念般的、极其复杂的感情来。

  “神魔大战源自于两位神魔,一位是掌管天庭的天帝——初昭,一位是魔界至尊——墨莲……神魔两界千万年来一直征战不断,但是谁也奈何不了谁,初昭刚掌帝位,有鸿鹄之志,遂独自下魔界,他法力高强,不着痕迹的暗杀了很多魔界统领,就在回程之时,遭小魔暗算,刚巧被墨莲救下,当时他们都不知道对方是谁,之后发生了一切事情,我们并不知道是什么,但事实上,他们相爱了。后来初昭天帝知道了墨莲的身份,于是做了一件错事,他利用墨莲对他的毫无防备,暗杀他。其实那会儿,墨莲也知道他的身份,但是他选择了相信他……于是,神魔之战爆发了……”

  “……其实,初昭错了啊,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利用那个人的爱,他是魔啊,是最最高傲、自私、丝毫容不得背叛的魔啊……后来墨莲对他用了‘魔之恩赐’,不死的天帝陨落,魂飞魄散。魔王陛下大概真爱疯了他,他杀了初昭之后,用自己的不灭灵魂和整个仙魔两界为他陪葬……”

  晏老头却怪异的瞅着林九州,缓慢吐出几个字来:“楚轻寒就是初昭,你就是墨莲。”

  “……”一脸震惊的看着他,好半响林九州才回过神来,掩着眸子问道:“不是魂飞魄散了么?”

  晏老头点头:“每一任天帝和魔王诞生,都会烙印上独特的痕迹,那是生命之初的痕迹,灵魂消失,法力尽失,但是痕迹不会消失。所以,两个世界都有一个你,一个轩辕。有一个黎风后,也有一个楚轻寒。”

  “不,他已经消失……除非轩辕死亡,到时候自会同时烙印在另外两个人身上,只是不知又要多少年……”

  “正因为这样,所以你会对黎风后一见钟情,所以轩辕也会爱上楚轻寒,这是你的执念,只要一见面,你必定会爱上他,不管他是男是女,亦或者是一棵树,一条鱼……不过你比轩辕幸运,墨莲的痕迹带有强烈的情绪,你继承的爱大于恨,而他……”

  两人相对无语,好半天晏老头才站起身,在林九州的沉默中,伸出了手来:“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你并没有穿越,他一直都在。只是你的一丝灵魂进入了他的身体,你不知道他的存在,但是他一直都知道你的存在。身体的主动权在他,你明白吗?”晏老头柔和的看着林九州,“很多时候你只是一个旁观者,所以你会骑马,会武功,会做那些你不愿做的事情,因此大可不必把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起码你影响到他的某些行动,你做的已经很好了……”

  晏老头也不多问,点点头,再也不看轩辕一眼,带着林九州踏出一步,他知道轩辕知道应该怎么做。

  林九州跟着踏出,是虚空。最后一刻,却还是忍不住回头,轩辕沉默的坐在床上,他没有再看自己,紧抿着嘴唇盯着摇曳的烛光,轮廓分明,目似朗星,给人一种冷冰冰的压迫感,但是不由自主的,林九州看着他,险些就落下泪来……

  进入虚空的一瞬间,林九州问晏老头:“楚轻寒和风后是不同的吧,楚轻寒的死会影响到他吗?”

  晏老头说:“你放心吧,除了那一丝灵魂烙印,他们有不同的人生、不同的经历,他们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两个人。”

  林九州回到了北京,他再也没有做过那些梦,也再没去过轩辕国,却在那之后的第二天递交了辞呈,辞去了黎风后助手的职务,黎风后虽然很惊讶,但并没多说些什么,倒是易时非挽留了一下,可林九州去意已决,易时非也不好勉强。

  他并不是不想面对黎风后,只是脑子太混乱,他需要好好想一想,休息一段时间。

  偶尔看看电视看看报纸,偶尔关注一下黎风后的最新消息,知道他活得很好,那比什么都重要。

  黎风后凭借着一部《紫禁》在全球创下良好口碑,从而获得了世界影坛的关注,并受邀参加第六十九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摘得了最佳男演员的桂冠。

  当天晚上,夜色朦胧,黎风后毫无睡意,坐在大大的落地窗下,他的眸子比星光还要灿烂。

  □□比诺山顶,由费代里科达蒙泰费尔特罗建造的都卡莱宫附近,伫立着一座文艺复兴风格的别致庭院,清晨雾气弥漫,无可挑剔的线条笼罩在薄雾下,美轮美奂。

  细细的阳光无法透过层层雾霭,厚厚的玻璃也掩不住满室温馨。男人充满爱怜的眸子注视着怀里赤裸的美人儿,梦中的睡颜也散发着无与伦比的绝美,让他沉迷其中,温柔的给美人拉拉背角,一个亲亲的吻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不知过了多久,当金色的光线穿透进来,怀里的人儿终于动了动,浓密卷曲的睫毛轻轻颤抖,在令人窒息的美丽中,他终于睁开了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似乎有片刻的失神,在看清身侧紧挨的男人时,忽的勾起嘴角,蜜色的薄唇微张,声音慵懒而蛊惑人心:

  更多动态

  看到楼下说小受有点万人迷,不符合明星奴隶这个题目,其实我也有点这种感觉,总感觉作者把楚塑造成一个很完美的人,不太真实,而且林对楚的感情我总觉得很突然,也很不值。楚遭受到的一切他自己有一部分原因,成王败 (628字)

  林九州啊,你怎么就那么渣,恣意地伤害那些关心你的爱你的人,前一阵子还恩爱缠绵,现在却用没有关系来撇清,人家里外都给你吃抹干净了,还真是CJ的关系。拜托你们有没有关系跟楚轻寒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他对你只有恨 (438字)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明星奴隶